SHUOF!教育
用数据分析教育市场,用互联网思维引导教育创新

坚守与转身:从喧嚣到安静,家教O2O选手们的新战场是蓝海吗?

摘要:家教O2O平台经过这几年的发展有了一些新的变化,历经补贴、也经历过机构的大量烧钱,甚至早些时候进入这一领域的机构都开始有了新的转型。从离场到坚守,家教O2O平台到底经历了怎样的沉浮?对现在行业的发展又有哪些借鉴意义?

曾经火热的家教O2O平台现在被定义成一个过气的战场,众多玩家纷纷离场,坚守下来的玩家屈指可数。

家教O2O经过这几年的发展有了一些新的变化,历经补贴、也经历过机构的大量烧钱,甚至早些时候进入这一领域的机构都开始有了新的转型。在坚守与转型的战场上,一些平台依然保留了到家上门业务,并发展在线教育业务;有的平台从O2O升级成OMO;也有的无心插柳发展B端和技术业务能力;甚至有的平台直接转型为其他的业务,例如托管等。

这是最差的时代还是最好的时代,家教O2O平台到底经历了怎样的沉浮?对现在行业的发展又有哪些借鉴意义?

导读:

1、进场的尴尬:滴滴打车式的家教服务行不通?

2、是华丽的转型还是艰难的离场?

3、家教O2O平台除了自身的上门业务能力之外,后长出来的在线直播能力则要比拼教学质量、教学体验和效果。

 

1 进场的尴尬:滴滴打车式的家教服务行不通?

早期滴滴打车的补贴大战不少人都看在眼里,很多行业也想效仿并跃跃欲试,其中不乏怀着好奇心的教育创业者。他们看到了甜头,但又不得不面临这样的事实——打车是一个高频低价的服务,而家教O2O却是低频高价且重决策的服务,两者如果无法找到平衡,必然会出乱子。

频频融资与大量的补贴将火热的家教O2O市场推向风口浪尖。2014年前后,有不少家教O2O公司宣布获得融资,例如轻轻家教曾在2015年拿到好未来两轮投资:B轮和B+轮融资;疯狂老师也在2015年拿到了B轮和B+轮融资;跟谁学和请他教也于2015年宣布了A轮融资。

伴随着融资而来的是,机构向老师和用户发起的补贴战争,以获取大量资源占领市场。看似可以从补贴大战夺取数据,不料也暴露过程中的弊端,例如刷单与数据造假,简单的课程营销吸引不了用户的粘性等等,之后各家开始依次取消补贴,重新思考平台的本质,“应该靠怎样的力量去吸引老师?”

轻轻家教是最早停掉了补贴的家教O2O平台,其创始人刘常科曾公开称,“我们绝对不刷评论,也不会帮任何人去删任何评论。”他还强调,信用体系的建设对家长和对老师是非常有价值的。之后,家教O2O平台疯狂老师也在质疑声中停掉了补贴,停掉补贴的同时也将产品迭代的周期缩短为每周迭代一次,并发出声明称,不盲目追求GMV,将保障平台数据健康度放在第一位。

虽然当时很多机构都被外界称之为O2O平台,但模式又有所不同。例如选师无忧、疯狂老师、请他教最早采取的是去中介化的模式,让老师与家长直接沟通;轻轻家教则是加入了助教,作为中间人协调老师与家长之间的沟通;而跟谁学则是定位于一个家教的淘宝式平台,让更多分散的传统中介家教进入。

刘常科把O2O的商业模式分为四个阶段:信息匹配、资金交易、行业流程、数据驱动。他认为,早期大家对O2O平台的理解还太片面,而后两者的行业流程与数据驱动才是最为重要的。在家教O2O唱衰的时候,大家开始有所觉醒,家教O2O不应是靠课程营销或者刷单撑起来的,而应该要重视教研与标准化的体系。

当时的家教O2O平台标榜的是用互联网解决信息不对称的弊端,给家长与学生对接好老师,采取去中介化的方式,帮助老师提高收入;鼓励家长和学生对老师进行评价,建立老师的第三方评价机制。但获客能力有限,平台虽然给老师补贴,但并不能以此吸引很多的生源。

最尴尬的地方就在于,家教O2O平台急需解决的痛点不应该是让老师赚更多的钱,而是要给家长和孩子提供服务。还有另一个尴尬之处是,并非所有的教育领域都适合用O2O的形式解决,例如早教与兴趣教育类的艺术领域。2015年音乐教育O2O平台为艺就开始转型做内容,之后上门早教O2O平台樱桃老师也与小海豚合并,创立了线下品牌幼儿园。

 

2 是华丽的转型还是艰难的离场?

在O2O不看好的情况下,越来越多的机构相信,O2O解决不了教育本质的问题,O2O如果是偏营销型则容易偏离教育本质。另外,这些机构还看到了在线教育的曙光,让他们的眼光不仅仅局限于O2O平台,还有在线直播、在线1对1等形式。

如果说家教O2O平台除了消除学生与教师资源和信息的不对称之外,还能对教师进行管控,那么一对一辅导直播同样也可以做到,而且沟通效果也会更好。教育O2O玩完资本“过山车”进入低谷期之后,在线一对一慢慢火了起来,如掌门1对1、学霸君、猿辅导等公司也开始获得资本的青睐。

2017年家教O2O坚守者之一的轻轻家教完成品牌升级,品牌定位为中小学上门、在线教学领导品牌,明确核心业务从上门1对1辅导扩展至上门、在线个性化辅导,并推出在线课“放心老师”。同时轻轻还宣布其首创的“家课堂”教学服务模式战略定型,其标志性的“复合式教学到家”业务体系走向成熟。据官方数据显示,3年来轻轻家教“家课堂”已经累计为全国15万家庭的孩子提供在家授课服务已超过500万小时;轻轻家教上架老师平均教龄9.4年。

轻轻家教还基于用户对老师授课过程的评价,结合老师的实际授课结果,对老师进行品控的筛选。以轻轻的“小轻智能教学法”为例,教师在接单后要完成6步动作,包括根据学生的学习情况制定学习计划并与家长沟通、课前预习、上课时开启在线旁听、课后给出反馈、布置练习作业、阶段性总结以及向家长呈现教学质量等服务。

同年10月,轻轻家教宣布完成5500万美元D轮融资,由锴明资本和好未来领投,挚信资本、红杉资本、IDG资本、峰瑞资本等原有股东全部跟投,融资将用于布局轻轻的教学教研体系、技术研发和在线课等建设。

2017年之前大家都看到了在线教育的势头,如掌门1对1、作业帮、学霸君等搅局者的来袭也让家教入局者感觉到了竞争的激烈。2017年12月,选师无忧旗下品牌“达分课”宣布发力1对6的K12在线小班课,发展中小学到家、在线小班课两种服务方式。目前,选师无忧拥有1对1到家辅导、达分课在线小班辅导两个产品。其创始人李兴透露,选师无忧将开启新一轮的战略布局,发展到家、在线小班两种服务方式,以满足不同的中小学家长对课外辅导需求,与各大机构展开差异化竞争。

前不久,李兴表示,选师无忧正积极探索“OMO模式(Online Merge Offline)”,除了原有成熟的线上社群运营获客之外,另外由线下的八个体验中心的流量往线上导,从而提升线下体验店的坪效。从线下获得体验后,可继续使用网站、APP购买在线直播课程。用户在线下变成会员后,能在线上做推荐、引导,并通过社交网络进行二次传播和增值,形成完整的流量循环体系。线下用户往线上导后,在线上形成精准的用户社群,通过线上运营来增加客户粘性并不断提升社群用户的转化率。

早在其他平台都喊着转型或者离场的时候,跟谁学则选择了B端服务,于2016年3月推出面向中小机构的天校、U盟和商学院。2017年跟谁学创始人陈向东打算将旗下主要从事直播与视频互动的业务进行拆分、独立,并将定位于面向培训机构的管理系统“天校”业务独立拆分,具备独立董事会与组织结构。这也正是看到了直播的火热,与云平台潜在的发展机会。

陈向东总结道,原来跟谁学的商业模式定位于平台模式,任何机构或老师都可以入驻,不过这种商业模式在今天看来面临重重挑战,例如对入驻的机构与老师未进行严格筛选,品质无法控制的背后会造成口碑与学员的大量流失。他透露,2017年跟谁学叫停了原有收入占比较大的会员售卖业务,对老师和课程进行优选,严格保证教学与服务质量。目前跟谁学主体的业务包括,百家云、天校、跟谁学平台以及跟谁学商学院四个板块。

除了这三家,我们还可以看到其他家教O2O平台的一些变化。例如原来一直在做O2O教育服务平台的老师好方面开始升级直播产品,逐渐升级为“名师+直播”的C2C平台。家教O2O平台请他教创始人陈远河曾称已经不做家教O2O了,并推出请他教旗下的一个子品牌“可爱学”,专注服务3至12岁的儿童。决胜网也由原来的泛教育O2O导购平台转型为教育门户。疯狂老师则将战略转移到直播,发展三块业务,包括 O2O 师生匹配平台疯狂老师、在线直播课产品叮当课堂,以及线下小班培训业务超级名师孵化器。

在坚守与转型的战场上,我们看到一些平台依然保留了到家上门业务,并发展在线教育业务;有的平台从O2O升级成OMO;也有的无心插柳发展了B端和技术业务能力;甚至有的平台直接转型为其他的业务,例如托管等。

 

3 鲸观察

2015年年底,在补贴烧尽的时候,很多家教O2O平台不仅要考虑教师在平台上的粘性,也开始强调品控,提出相应的监督流程对教师群体进行管理,另外又要通过产品及其他技术为家长用户提供相应的服务。

例如,在品控方面,轻轻家教提出“小轻智能教学法”,教师在接单后要完成6步动作,包括根据学生的学习情况制定学习计划并与家长沟通、课前预习、上课时开启在线旁听、课后给出反馈、布置练习作业、阶段性总结以及向家长呈现教学质量等服务。

选师无忧提出了老师管控体系,据介绍,所有老师需通过资料审核、现场或远程面试、笔试、试讲四大审核环节通过后方可入驻平台。通过C2B2C的运营模式由教管部全程监管教学过程,按照标准化的服务流程,完成个性化课前计划、智能教案、教学日志、课堂反馈、课程小结五个教学环节。

现在有很多平台都不止于强调O2O,而是会探索OMO。刘常科曾提到,K12的哑铃型结构会愈发明显,“大者愈大,小者愈小,而未来这些自由职业的老师或小型工作室一定会是平台化生存”。如果采用OMO模式,这也会让更多来自平台之外的机构的老师在参与时打开更多的市场,控制教师的整体质量,并起到监督的作用。

家教O2O平台除了自身的上门业务能力之外,后长出来的在线直播能力则要比拼教学质量、教学体验和效果。看看现在各种玩家的优势:例如由题库起家的产品在直播方面有大量的流量(用户)来源;家教平台的直播则可以作为原线下家教另一种形式的补充,另外熬下来的玩家也沉淀了一些口碑;一些主打一对一的平台,最开始对直播方向的定位就很清晰了。

到最后教育行业中最接近商业本质的商业模式还是卖课,如果走到卖课这一步,又会加入很多比拼的元素,比如教研、师资、产品以及技术上的差异等等。对于兼职与全职老师的比例、教研的把控以及对老师的管控也会成为各家教育机构的差异所在。除了这些因素的考验,是否有充足的资金以保证各个环节的正常发展,也成为机构不得不去深思的问题。在纷繁变化的时代中,曾经的家教O2O选手能在新赛道上弯道超车呢?

新闻报料:homexun@outlook.com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SHUOF!教育- » 坚守与转身:从喧嚣到安静,家教O2O选手们的新战场是蓝海吗?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SHUOF.CN是一家关注教育培训领域的专业媒体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